飛花濺玉錄 – 八大

作者:八大 ()   出版社:大眾文藝出版社

 

文案:

 

在天下馳名的含章宮柔蘭閣裏,傳說住著一位仙人。

倚欄凝望香雪海的公子蘭,他是天下人眼中的神仙人物,無人知在他的心裏,深藏著一位幾世輪回的女子。

天真爛漫的花不語穿越回古代之後,在花家寨的生活平靜無波,也是她最自由無拘的時光。原本是花家寨裏出了名的混世魔王,從小欺善怕惡作惡鄉裏。直到十二歲那年被父母送入含章宮,開始了在陰謀與爭鬥中的步步為營。

經過一番歷練,不語終於達到了百毒不侵的地步,可是喝了斷情草的她,還會記得似夢似幻的公子蘭嗎?

川原花海中的白馬少年,桃花林畔驚鴻一瞥的翩翩美人,嬉笑怒駡間暗含情意的俊秀公子,紛紛與不語糾纏在百轉人世間。

緣起在相遇的時刻,是前世註定下的姻緣?抑或是今生的相知相守?

是什麼樣的痛才會讓黑髮暫態如雪,洗盡鉛華?青絲也是情絲。這樣的代價足夠讓不語明白:她要的幸福,不在江山裏。

女人啊,如果想放棄一段感情,只有徹底痛一次,才會懂得放手也是一種幸福。

回眸顧盼中,往事隨飛花逐水遠逝,乍起一抹塵煙,萬丈紅塵中她只求遇真心一人。

江山,情愛,孰輕孰重,美人難覓,待到塵埃落定,試問情之一字,卻又花落誰家……

 

感想: 很討厭這種開卷華麗,到最後卻茫然若失的故事……

故事處處看到不同小說的影子,簡荻活像<<木槿花西月錦銹>>的段月容,連故事中段女主角跟簡荻落難的情節也非常相似。君亦清直教我想起原非白,巧合的是,女主角也姓花。而女主角的性格愈看愈像于晴筆下的女主角,好色卻又不失精明……..真是集百家之大成啊……

究竟女主角及公子蘭是否分別為迦蘭神女及冠雪書生的轉世,好像是又不是,故事也沒有明確的交代………

順帶一題,女主角的爹真狠啊,竟然把她丟進那吃人不吐骨的柔蘭閣,而整天看女主角與眾女宮鬥也令人很煩厭……

但有一些對白貓還蠻喜歡的,現節錄如下:

 

Extract 1:

“花不語,為什麼你對一個伶人,比對孤還要重情重義?為什麼在你的心裏,孤還比不上個醜臉廢人?你的心,被鐵水澆了嗎?”

我任憑臉上爬滿淚水,倔強地看著他。

“想知道理由?好!我說,但我只說給阿荻,不是東皋的王上。”

他頷首以示,我一字一字說道:“因為,他是這世間唯一一個,肯為我以命抵命的人!”

 

靜默充斥在我和簡荻之間,夜闌如水,長窗外的月輪漸沉。

他的眉緩緩淡了下去,眼眸中一抹孤絕,唇角微弱地扯動了下,臉上的神色依稀便是當年的少年模樣。

“…丫頭,你恨我?”

我沒有說話,心中翻騰咆哮幾欲破胸而出的波瀾,在尋找著宣洩的地方,如果這感覺就叫做恨,他說對了。

但我不恨他我只恨自己生而為人的悲哀。

他看我半晌無言,突然拉起我的雙手,握進掌心,急切地說道:“丫頭,別恨阿荻,好不好?阿荻有苦衷,有不得已的苦衷,求你別恨…”

他猛地將我攬進懷裏,一手挑起幾縷白髮,貼到胸口。

“和我回家,我給你找大夫,天下最好的大夫,一定把你身上的毒解了,咱們一起去放荷燈,我給你繡小雞吃米的荷包,我親手繡,好不好?求你別恨我…”

他的話消失在無聲的哽咽中,臉上滿是從所未見的迷亂。

*********************************************************

 

Extract 2:

我吸口氣,湊到他的面前,他瀲灩的碧眸中映出我的面龐,我俯到他的耳邊,輕輕說道:“我的良人,他不須權傾天下,也不須俊美過人。他只要對我一心一意,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天上群星化過流星雨,刹那之間耀亮夜空,耀亮了我手中的迦蘭紫葉。

“如果今生讓我有幸遇到他,我願意勇敢一次,愛個徹底。”

*********************************************************

 

Extract 3:

 

不等我說話,他反手伸到腦後,扯開了絲絛結,銀面具輕輕落地。我捂耳閉眼不敢再看,怕牆上的少女反應過度,失聲尖叫。

 

出乎意料地寂靜蔓延在暗夜中,我睜眼看向少女,她怔怔地望著無塵,目光片刻不離。

許是驚嚇過度她出神地看了片刻顫聲道:“你的臉……?”

無塵挽唇一笑渾不在意地說道:“嚇到姑娘了我的臉一直如此承蒙姑娘錯愛可惜我這個殘缺之人無能承受。

你的臉不會天生就是這般模樣你是被誰劃傷了嗎能不能醫治我讓爹爹請鳳陽城最好的大夫給你治臉讓你再也不用戴面具過日子好不好?”少女急切說道語氣至誠。

 

無塵淡然笑道:“不用了,是我心甘情願將臉毀成這樣。姑娘方才說心中喜歡一個人,就再難裝下旁人,其實我與姑娘一樣,我若是不將這張臉毀去,只怕那人今生都不會多看我一眼。

!?怎會如此你喜歡的一定是個怪人怎麼會好端端地讓人把臉毀去?”少女驚道不可置信地眨動一雙水眸。

無塵斜眼掃我一下我假裝沒聽到將頭轉到一旁。

“是我糾纏於她,她被我纏不過,又可憐我是個殘缺之人,才一直不忍獨自離開。若說有錯,其實是我錯在先,不該用這種手段將她束縛在身邊多年。我當初一意孤行,便是拿定了主意什麼都不要了,也要隨她到天涯海角,就算拼得這身性命拱手相送,也在所不惜。

 

他的一番話真誠懇切句句出自肺腑。不止那紫衫少女聽得呆了連我也怔怔地看著他不知該說些什麼。

無塵……”

 

他回眸沖我溫柔淺笑碧眸璨若明星:“她心裏明明沒有我這個人卻又事事為我著想她自己的性命已在朝夕之間卻逼我吃下救命仙草其實她啊分明是最怕死的她總說我的相貌為她所毀她定要補償我個絕色人物她不懂我只要陪在她的身邊便已心滿意足我的眼裏又怎能容下旁人?”

 

即便這世間愛我的人千萬我卻只要她真心一眼弱水三千我沒有那麼大的肚量也只求一瓢飲。她時常說自己心性不好,命也不好,會害了身邊的人,但她又是那麼害怕寂寞的人。她愛鬧,也愛笑,我便陪著她鬧。她說總有一天要掙脫一切,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我不知道她說的那個地方在哪里,但只要有她,哪怕她嫌我礙眼,我也要找到她,生生世世守在她的身邊。

 

她說這世間從來都是女子癡情至深傷人傷己。她不知道,或許是不願知道,用情至深的並非只有女子。每每望著她的背影,我也只是想著不知何時,她能回頭看我一眼呢?我也只求那一眼啊……”

 

他不再說了,伸手到我的面前,輕輕擦去我臉上的淚水。心莫名地酸脹,仿佛有什麼東西正在孕育生長,隨時要衝體而出。心口的位置,疼得無法忍受,疼得讓我連呼吸都覺是件費盡力氣的難事。

 

想要擁他入懷,為他撫平每一寸傷痕,想告訴他不要等了,這樣的等待太委屈。他的碧眸清澈如洗,深處閃動著無依的光芒,他比我更怕寂寞,卻說要陪在我的身邊生生世世。 

 

試閱地址: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95684

廣告
本篇發表於 Sol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